企业文化

去年华语新歌增加了216%数字音乐仍在等待振兴

更新时间:2021-06-10

  3月30日下午,腾讯音乐旗下由你音乐研究院公布了一组数字:2020年华语新歌数量增加了216%,达到74.8万首,超过2017年至2019年三年的总量。但无论是用户感知或是榜单排名,大部分新歌仍很少被人知晓。

  去年最火的新歌,当属周杰伦的《Mojito》,他已经出道24年。由你音乐榜的年度歌手中,也依旧主要是周杰伦、林俊杰、李宇春、吴亦凡等成名已久艺人的名字。去年新增了216%的新歌,被广泛传唱的依旧大多是老将的作品,新歌手、新曲目的身影仍然罕见,这种状况能否在未来得到改变?音乐从业者们正在押宝下一个时代,随着95后、00后的崛起,这代人听歌的习惯与上一代人发生了很大改变,他们能带动音乐重回黄金时代吗?

  华语音乐新歌不断,热度不减,但传唱率和评价却并不高,有不少新歌手提到,自己耗费心力创作的歌曲,往往只有自己一个听众,出现“无人听歌”的担忧。

  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教授张丰艳提出,当前华语乐坛和音乐人培养均存在挑战。中国有2.08亿中小学生,他们音乐产业和音乐人才的未来,但是“因为作业很多,课程压力特别大,很多人没有继续学习音乐的机会,”张丰艳说,“我们是音乐产业第一大国,但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听音乐。”

  审美缺失也是对华语音乐另一挑战。2019年教育部发布的对于音乐审美的数据,发现四到八年级的音乐优秀人才非常少,只有5%和8%。同时对中美审美对比调查,发现同样作品的满意度,普通美国受众为7.99%,而学习音乐的华人为13.51%。张丰艳表示,音乐审美的标准直接影响到一个创作者或二度创作者生产出的内容,以至于整个文化产业的核心。她发现,格莱美奖中,只有吴彤是中国籍,在近三年的最强音乐人中也没有中国人。

  中国GDP占全球第二,软硬实力都很强,发展提高音乐人才也亟待提升。“中国的音乐人和全世界的音乐人不一样,我们还有音视频的流媒体,有在线K歌,虚拟礼物,打赏服务,让音乐人有更多的收益,这是多元盈利下的机遇。”张丰艳认为。

  2019年,数字音乐进入“井喷之年”。《2019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》显示,2019年新发歌曲数量超23万首,超过2018年近1倍,新发歌艺人数超2017年和2018年总数。2020年整年,疫情之下,华语乐坛发布新歌数量更是超74.8万,新歌数增加216%,呈爆发式增长。

  数字音乐新时代,华语音乐曲风更加多样,国风歌曲、说唱歌曲等小众音乐变得大众。《2021华语数字音乐年度白皮书》显示,单曲TOP一万首中,国风音乐551首,说唱歌曲404首,其中,说唱占比在垂类曲风中位列第二。曲风多样,宣发更多元。腾讯音乐娱乐集团、腾讯音乐总经理王磊谈到,当前音乐宣发的渠道,已经从上电视电台、拍MV、做采访,到即便要拍视频也只是拍竖屏,放在短视频平台营销了。

  在“井喷之年”,音乐的受众也变的越来越细化。猫眼娱乐副总裁张乐提到,与80后、80后相比,95后、00后的音乐消费需求得到了很大的改变,“这个群体的创作者在年轻化,在丰富,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同时他又影响周围的一群人,形成固有的受众。”

  不过,音乐行业也依旧有不变的东西。索尼音乐版权公司及百代音乐版权公司董事总经理华山表示,优质音乐的内核不变的,“音乐产业每天都在发生变化,如果说有什么不变的话,优质内容的生产方式是没有变的,它依然是有思考、有态度、有温度的作品,不是靠大量抄袭模仿能够批量生产出来的。”

  年轻化时代的到来也掀起平台扶持音乐人的热情。近期,网易云音乐推出“石头计划”、腾讯推出“原力计划”、酷狗推出“5sing原创音乐”,在线音乐平台大力扶持原创培养自己的音乐人。用王磊的话说,音乐平台扶持音乐的初心不变。

  2020年度新曲榜单中,网络歌曲占据了一大部分,相较于早期的手机彩铃带动网络歌曲,短视频成了如今流行网络歌曲爆火的重要途径。

  根据《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,由于疫情的影响,2020年6月网络视听用户突破9亿,网民使用率达95.8%,每日新增短视频数量高达千万条以上。而短视频也带动了大量歌曲。《2020抖音数据报告》显示,《少年》成为抖音用户最受欢迎的音乐,紧接着是《我和你》《旧梦一场》《世界那么大还是遇见你》和《微微》。《少年》一歌一年内多次登上央视,并被多人翻唱,被中国音乐家协会评选为当代歌曲创作精品“听见中国听见你”2020年度优秀歌曲。

  快手音乐业务负责人袁帅认为,短视频带动了音乐创作。他以民族音乐为例,“民族音乐的创作者在快手中有1.5万人,这1.5万人经常会贡献一些比较原创的民歌作品,他们一般情况下不会有自己的发行歌曲,但是他们会大量使用短视频去演绎自己的音乐。”音乐短视频达人在快手处于蓬勃状态,去年音乐整体的创作数量翻了一倍还多。他说,当前短视频为音乐创作提供了更低的门槛,有助于促进华语音乐新曲的诞生。

  与国内相似,国外音乐当下也面临互联网的冲击与洗礼。国外音乐青黄不接的状况也与国内相似,格莱美奖项中,依旧是Taylor Swift、Lady Gaga等人,新人较少。“随着渠道的多元化和内容逐步增多,音乐从事者更应该冷静下来去看到自己的优势,和即将要向这个时代、这个市场输出自己什么样的作品”,有此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&CEO奚韬说,面对未来音乐,一味的追随流行并不是发展的良策,而是应该打造独特的国内音乐生态。

  关注并报道TMT(科技、传媒、通信)领域重大事件,擅长行业分析、深度报道。